推广 热搜: 论文    研究    管理  中国    公布  开通  自考报名 

侗族民间艺术形态探研

   日期:2021-07-27     来源:www.wnhdyynk.com    作者:未知    浏览:265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图分类号:J826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7-0125(2021)04-0021-02自古以来湘、桂、黔交界的侗族区域山高水湍,沟壑纵横,地形错综复杂,素有“南楚极地”、“百越襟喉”之称,在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

中图分类号:J82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21)04-0021-02

自古以来湘、桂、黔交界的侗族区域山高水湍,沟壑纵横,地形错综复杂,素有“南楚极地”、“百越襟喉”之称,在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楚越文化、汉文化及当地文化交织出了这一侗族地区独具特点的侗族文化,其涵盖了丰富的侗族民间艺术形态,侗戏便是其特点代表。

侗戏,来自于贵州黎平的吴文彩受汉戏启发,以侗族民间说唱艺术“嘎锦”(叙事歌)和“嘎琵琶”(琵琶歌)为基础,艺术形态上与汉族戏曲交融结合,进行渐渐改良形成的侗族特点剧种。虽然只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但却反映了侗族这一民族对外来文化汲取的智慧及结合自己艺术形态的革新能力。

1、来自于“雾梁情”的“大戊梁歌会”

“雾梁情”是侗戏的代表性戏目,这个故事也是侗族节日大戊梁歌会的出处。每年的阴历立夏前第十八天戊日,为了纪念“肖女”和“闷龙”爱情故事而演变成群众广泛参与的民间文化盛会,来自湘桂黔三省(区)交界处的侗族儿女以歌为媒、以歌会友,通过情歌对唱、抢鱼塘、斗鸟、侗锦展览、合拢宴、芦笙踩堂等一系列各具风味的表演和比赛,展示浓厚的民族风情。大戊梁歌会是侗族民间文化的集中反映,是侗族民间艺术形态的突出代表。

2、侗戏“雾梁情”中的民族民间艺术形态

侗戏“雾梁情”在剧本上应了戏剧的手法,人物设定更为丰富与传神,由赠帕-对歌-逼婚-送行-捎信-相沓六场戏构成,内容反映了丰富的侗族民间艺术形态。

(一)“雾梁情”中的戏歌艺术形态

侗歌是侗戏产生与进步的基础,侗戏演得怎么样,要看歌唱得动不动听。戏中的唱腔称之为戏歌,腔调有“平腔、悲腔、歌腔、新腔”。“雾梁情”中的戏歌部分便用到了这四种唱腔。

1.传统唱腔革新进步下的新腔,在侗戏“雾梁情”中进行了充分的表现。这一曲目因1989年在贵州榕江湘、桂、黔三省(区)侗戏艺术会演中夺得组委会所设全部的5个金奖而声名鹊起。这也是新腔在侗戏中应用的成功,新腔在现代文化进步的背景下,将现代音乐、发音与侗歌唱腔、侗语相结合,保留了侗戏代表性的唱腔特?c,使得侗族人鲜明的性格特点特点得到非常不错的表现,对传统的侗戏唱腔艺术形态进行了划年代的革新。

2.歌腔来自于各地民歌,曲种繁多,曲调丰富,曲式复杂,侗戏中多用“琵琶歌腔、耶歌腔、情歌腔、木叶歌腔、侗笛歌腔”[1],侗戏“雾梁情”中用歌腔表现了肖妞的聪明伶俐、能说会辩,与表哥宝蛮的平庸滑稽的语言唱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刘三姐对山歌的艺术表现形式如出一辙。

3.平腔是传统侗戏的常用唱腔,常胡琴伴奏,唱腔依据歌词的长短决定曲调的长短和流动。在“雾梁情”中叙述事情经过时用了平腔,曲调平稳、旋律流畅地表达人物的情感。

4.悲腔多为徒唱,表现剧中人物痛苦、悲伤的场所。“雾梁情”送行一场用到了一个伴唱的悲腔与肖妞的悲腔,音域较窄、音区较低、旋律多下行,表达肖妞与闷龙的离别之痛;这与侗戏“刘?Z”中刘母得知女儿遇害及刘?Z在悬崖下哭天喊地、哀嚎时,其音域较宽、音区较高、旋律起伏较大的悲腔有所不同。

(二)“雾梁情”中的侗锦艺术形态

侗锦,是侗族符号性的艺术形态,在侗乡,代表着聪明才智和心灵手巧。侗族女孩从小学习织锦和刺绣方法,手不离线,无论是在农闲还是在田间地头,稍有空闲,女生们就会飞针走线织绣出各种精美的织锦装饰品,以抒发她们丰富的情感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她们编织各种服装、背袋、腰带、头巾、花鞋等备作嫁妆,内容一般表达对美满幸福爱情的追求,并赋予如“莺歌燕舞”、“花好月圆”、“牡丹双凤”等好听的名字。所以这部分织锦针针饱含深情,展示了侗乡女孩最为用心、最为精巧的织锦技艺。

侗戏“雾梁情”里,第一场就借用了侗族男女信物――锦帕作为剧情进步的要紧道具。假如说“行歌坐月”是侗族男女谈情说爱的一种特殊方法,那样锦帕则一般作为在分别时作为下次约会的信物。譬如肖妞送别闷龙时以锦帕相赠,后来闷龙通过挑杂货担卖的胡公以锦帕给肖妞报信、表情达意;同时,肖妞在“雾梁情”里设定为寨里绣共绣最好的女孩,给人的联想便是心灵手巧,刺绣技艺精湛,锦帕上绣的定是对将来与心爱人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景。传闻中闷龙收到的是“两颗火炭、一团棉纱,一只小虾,一只大虾和几粒芝麻、黄豆[2]”,在侗戏“雾梁情”中把这部分物品换成了锦帕,这一道具更好地适应于舞台对“定情”这一情感的表达,使得剧情更具艺术感染力。

3、侗戏“雾梁情”艺术形态进步探研

侗戏的萌生、形成和进步与侗族的民族史、文化史及国家的政治、经济息息有关。近年来,在城镇化、网络+的社会背景下,侗族大家的生活方法与社会价值观也悄然发生了变化,虽然政府对传统文化艺术的保护力度不断加大,除去依赖政策,更应积极主动地探索这一艺术形态的进步契机。

其实,侗戏本身就是侗族大家为适应当时社会生活的方法与文化价值观所形成的。清末时期,“汉族的桂剧、湘剧、阳戏、花灯戏、彩调戏等剧种相继传入侗族区域,侗戏鼻祖吴文彩看到乡亲们看汉族戏剧只看热闹,看不明白门道,深以为憾,感觉侗族也应该有老百姓听得懂、看得来劲的本民族戏剧[2]”,从而改良为侗戏。从另一角度看,是社会需要收获了侗戏。“新中国成立以来,涌现了茅贡籍的吴定国、赵永佳、吴远隆等一批在侗戏创作与编导上有新成就的后起之秀,他们创作与编导了《珠郎娘美》、《善郎娥梅》、《孤独的王乔星》等一批出色侗戏剧目,整个侗族区域形成了“少儿学戏,年轻人唱戏,老人看戏”的浓厚环境”[3]。这部分具体的侗戏艺术形态研究与建设工作,使得侗戏拥有好的进步基础。侗戏“雾梁情”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范例,从民间传闻“雾梁情”到“大戊梁歌会”再到侗戏“雾梁情”,这是历史的选择。这一出色剧目遭到侗族区域大家的喜欢,遭到全国戏剧喜好者的喜欢,其影响深远,且依托大戊梁歌会活动的影响力得到不断革新与进步。2021年大戊梁歌会活动就在艺术形态上进行了大胆革新,由怀化学院音乐舞蹈学院周重喜教授编导的音乐剧“梦萦大戊梁”,在保存侗歌侗舞最具特点的表现形式及“雾梁情”剧情的核心结构上,借助数字技术及大型舞台剧的布景方法,形成宏大的戏剧场景。戏台的改变,使得侗戏“雾梁情”在舞台表现上提出更高的需要,也使得“雾梁情”中的一些大的场景,如“戊梁山”得以展示,同时在剧情上大胆融入了当代社会的文化艺术价值观,分五个篇章:序(蝉之歌)、回梦、惊梦、圆梦、尾声。结局一改悲情形式,运用了更具诗意情怀,大家所期待的大团圆结局。

侗戏“雾梁情”是侗族民间艺术形态的一个标志性符号,复兴和竞价传统民族民间艺术,可以借助城镇化、网络+进步中新兴的数字媒体艺术等革新艺术形式,对其进行数字化保护,加大它的符号性这一特点,以点带面,从而让国人乃至世界知道侗戏这一侗族民间艺术形态。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